社會工作系 - 社工系 - 2011/03/07 992加選繳費注意事項 | 徵求「竹蜻蜓快樂學習家族」工作夥伴第二次公告

標題:給鳳珍的一封信
發文單位:社會工作系
發文者:社工系
上稿日期:2011/03/07


給我們最愛的鳳珍:

坐在來回花東的南迴鐵路上已不知道幾百回,我的眼睛看著窗框外閃過的碧海藍天此刻卻變成灰階,我們最愛的姊妹鳳珍在開學前離開我們還記得幾天前為了開學典禮和師生座談會,在她離開的前一天,我們還透過電話線說著話,聽到她的聲音中帶著沙啞,還叮囑最近天氣無常要注意身體。但,就像那句話:「無常」和「明天」誰會先到!?,這一次,它們同時到了。

鳳珍的年齡與我的親妹妹相近,我們的父母親也都是純樸的長者,同樣身為大姊,守護著比我們年幼的手足。鳳珍從小就是個負責任而上進的孩子,投身社會工作十多年來,就像台灣各地的社工一樣,對於助人的工作充滿熱誠和理想。

感謝所有關心她的社工夥伴們,希望給她的家人最大的資源和安慰,盡最大的努力以撫卹的方式為鳳珍的家人爭取權益。感謝社工界的朋友們發起聯署和陳情,期望鳳珍的「犧牲」可以向政府「再次」大力呼籲重視「社工人力不足、工作條件差,普遍工時過長,但薪資福利卻不合理的問題。」滿懷感謝的同時,也容我說出我心中更深的矛盾和兩難。

要承認鳳珍是過度勞累而離去的,對於身為導師的我、對於台東縣社會處的長官和同仁、班上正在進修社工學位的同學以及鳳珍的家人都是極為難捨和傷痛的。處長抖動的肩膀、紅腫的眼睛、抱著我無法控制哭喊著:「為什麼會這樣」的社工督導,和臉上佈滿皺紋和淚痕問我們:「為什麼你們做社工的攏要這呢沒閒、做咖這呢累..」的雙親。有一千個、一萬個「早知道」凝結在空氣

今天是鳳珍的告別式,是的!我們非常的不捨,而且不捨中有著自責。然而,我同樣相信鳳珍並不要我們自責,她要我們「堅定」,相信我們這麼努力堅信,助人工作是有意義且非常有價值的。在社工系一角我們放著一把白色的小菊花、一把原住民代表豐收的小米穗和幾隻彩色的紙鶴,在這裡我們為鳳珍禱告,願所有的力量和祝福,保佑鳳珍的家人、保佑所有關心鳳珍的人,保佑願意投身社會助人工作的夥伴們都能平安健康。

 

                       美和科技大學社會工作系進修學院二技社三甲

第二屆台東班導師 張齡友 2011.3.4